簡介

出自 蝶園
前往: 導覽搜尋

台灣TG蝶園 (Taiwan Transgender Butterfly Garden) 是台灣第一個公開的跨性別團體,於2000年成立。 除了提供跨性別朋友與家屬專線聚會支持角色外,蝶園也同時關注各式各樣人權與性別議題,期待改變大眾對跨性別的歧視與誤解。台灣TG蝶園歡迎您的加入與支持。

什麼是跨性別?

妝扮

我是生理女性,但是喜歡削短髮,穿帥氣的男裝,很排斥裙子、蕾絲花邊或展現女性化身型的衣服。

我是生理男性,但是喜歡長髮飄逸和美麗的髮飾,喜歡穿戴漂亮的女性服飾,希望化妝打扮得性感迷人。

氣質

我是生理女性,但是我很陽剛豪邁,個性和行為舉止混雜著許多男性化的氣息。我是生理男性,但是我很陰柔婉約,很多興趣嗜好都偏向女性化的方向。

角色/展演

我是生理女性,但是我比較適合擔任家庭的經濟支柱,處理對外的交涉,善於面對機械、設備或公共事務等較硬性不具私人情感的東西。

我是生理男性,但是我比較適合打理家務及照顧家人的工作,維繫家庭成員的情感,善於人際之間軟性的溝通,有耐心處理雜務並擔任輔佐的角色。

身體

我是生理女性,但是我討厭乳房和月經,希望自己天生是有陽具和鬍子、身材高挑健壯的男生。

我是生理男性,但是我不喜歡勃起的感覺,真羨幕女生有乳房和曲線窈窕的身材,希望自己出生就是個女孩。

我天生擁有男女兩性的身體,性徵或許明顯或許不明,但我希望維持這樣曖昧的身體,不想選擇純粹的男女任何一邊。

性取向

我是生理女性,但我慾望的是跟我一樣女性的形象和身體。(女同性戀)

我是生理男性,但我慾望的是跟我一樣男性的形象和身體。(男同性戀)

我是生理女性/男性,我可以慾望男性也可以慾望女性兩種不同的形象和身體。(雙性戀)

我是生理女性/男性,我特別被性別曖昧的跨性朋友吸引,對於一般男女倒是沒有特別喜歡。(跨性戀)

跨性別的處境

認同

我的性別表現不是眾人期待的,我是否真是大家所說的人妖、變態?我是同性戀嗎?我想變性嗎?

人際關係

同學朋友都在背後嘲笑我不男不女,刻意疏離我,甚至動手欺負我。

學校

學校能讓我自己選擇穿裙子或穿褲子,不要因此記過或處罰?游泳課能讓我(生理男)穿連身的泳裝嗎?頭髮可以讓我自己決定樣式嗎?

家庭

該如何讓家人了解我跨性別的需求和變性的決定呢?

職場

我性別模糊的外貌總是讓我求職困難,或讓我失去升遷的機會。

我該如何在職場轉換性別?會被炒魷魚嗎?

我在公司能穿另一個性別的制服嗎?

性別空間

因為又男又女的外表,每次上廁所都得面對異樣眼光。

我外表已經很男(女)性化,可否讓我住在男(女)宿舍?

醫療/保險

哪裡可以找到變性資訊?

我看過精神科或做完手術之後還能夠保醫療險嗎?

情感/性關係

有人會喜歡像我這樣的跨性別嗎?我該找同性戀還是異性戀的伴侶?

我是生理男(女)性,該怎麼跟伴侶說我其實想打扮成女(男)人的樣子?

該怎麼跟伴侶溝通我想變性呢?

我穿上女性的衣物就很容易有性衝動和快感,這樣正常嗎?

跨性人不好過

現實生活當中的跨性人並不好過,他/她們是經常被貶抑嘲諷的娘娘腔、男人婆、不男不女的、人妖、扮裝者、石頭T和變性人等等,在性別規範的壓力下,有人被送往輔導體系或警察體系進行或善意或嚴厲的矯正,有的在私人生活領域受到孤立排擠和暴力對待,即使能做變性手術,也得依照衛生機關偏狹僵化的性別概念,做出「標準化性器官外型」才會被允許更改性別身分。 社會上每一個生存環節,小從家庭關係、人際互動、媒體傳達的訊息、學校教材和校規,大到公共設施(如廁所)、法律條文和職場生態,無不充斥著巨大的壓力,企圖消滅多元的性別表現以符合單一性別面貌。

參看

外部連結